专访盛来运 如何解读经济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

更新时间:2019-02-27

  如何客观、全面对待当前中国经济形式?如何正确解读“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”的内涵?近日,国度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接受了经济日报记者的专访。

  盛来运:经济运行稳中有“进”,主要是指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取得新进展。

  二是要改变发展观点。要坚固建立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思维。要用新的视角看经济,动摇摒弃唯GDP论的发展观、政绩观,摆脱“速度情结”和“换挡着急”,加快构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统计指标体系。

  当前,受国际环境发生深入变化,海内改革进入攻坚期,结构调整阵痛释放等因素影响,中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。

  在“破”方面,2018年,新动能发展强盛,新的市场主体大量增加,全国新登记企业670万户,比上年增长10.3%,日均新登记企业1.84万户。新供给较快增长,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.9%,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.7个百分点;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分别增长16.1%和12.9%,分别快于全体制造业投资和服务业投资6.6个和7.4个百分点。新业态快捷发展,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5.4%,增速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快16.4个百分点;完成快递量507亿件,增长26.6%。

  首先,从经济增长来讲,增长速度换挡比拟平顺,且近多少年季度间增长速度稳定幅度不大。初步核算,2018年,我国GDP到达900309亿元,按可比价格打算增长6.6%,实现了6.5%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。2018年4个季度的增长速度分别为6.8%、6.7%、6.5%和6.4%,已持续16个季度运行在6.4%―7.0%的窄幅区间,表示出较高的稳定性和韧劲。

  盛来运:自2015年以来,我国GDP增速连续16个季度在6.4%―7.0%区间窄幅波动。这样的窄幅波动确实不容易。但这不是统计部分操纵的结果,而是中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和韧性不断增强的实际表现。

  还要说明的是,党中央、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统计数据的质量。国家统计局从工作层面上也把统计数据的质量作为全过程、全员、各方面的中心任务,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,努力确保数据真实坚固。目前,我国GDP核算领域、核算准则和核算方法与国际标准是接轨的;在统计考核中,建立了以周期性普查为根本,以经常性抽样考察为主体,综合运用全面调查、重点调查,并充分应用行政记录、大数据等资料的统计调查体系,为我国GDP核算供应了有力的制度保障。此外,我国还始终强化依法治统,严肃查处统计遵法举动,构建了警示和惩戒统计平心而论机制。因此,经济数据总体上是切实牢靠的。

  四是发展质量上有“进”。2018年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实际增长6.5%,与GDP增长基础同步,快于人均GDP增速;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.3%;全国个别公共估算收入183352亿元,首次攻破18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6.2%。此外,劳动生产率稳步提高。

  这说明,GDP指标与当期其余指标总体上是协调匹配的,数据是可靠的。

  其次,从微观基础看,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面临不小艰难。行业企业分化较为明显。2018年,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,新增利润主要集中在少数行业,企业融资难仍旧较为突出。

  沾染防治后果明显。2018年,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均匀优良天数比例为79.3%,比上年提高了1.3个百分点。PM2.5的浓度同比降低9.3%。重要传染物排放总量继续下降,能耗强度继续降落,2018年万元GDP能耗比上年下降3.1%,清洁能源消费量比重上升。

  盛来运:“变”,主要是指不稳定性一直定性增长。

  中国经济“进”在哪?

  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有“进”。

  脱贫攻坚深入推进。2018年,全国农村困窘人口减少1386万人,280个左右贫苦县脱贫摘帽,280万人易地扶贫搬迁顺利实现。产业、就业、教导等扶贫重点工作获得功能,清苦地域居民收入较快增长。2018年,贫困地区城市居民人均可部署收入10371元,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.3%,高于全国乡村增速1.7个百分点。

  再次,市场主体的预期在产生变化。从企业信心看,1月份,制造业PMI指数为49.5%,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。从投资者信心看,2018年末,沪深两市股票总市值比年初减少13.2万亿元。从消费者信心看,2018年四季度,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21.4,比上年同期回落1.2点。

(责编:朱江、杨曦)

  四是要持续深入改革开放。要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推动改造全面发力,多点冲破。要深化经济体制改革、价格机制、国有企业、财政金融、收入调配等关键范围改革。保持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全面落实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办法。进一步拓发展放规模和品位,以高程度开放推进高品质发展。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为重点,加快推动外贸市场多元化,加强国际产能配合。大幅放宽市场准入,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轨制,打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。(经济日报记者 林火灿)

  在“破”方面,2018年,我国结构性去产能继承深化,钢铁、煤炭年度去产能义务提前实现,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.5%,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。

  从同期相关指标看,经济增长是有支撑的。从1979年至2017年,我国GDP年均实际增长9.5%,财政收入年均名义增长13.8%,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年均名义增长13.2%,全国居民人均可安排收入年均实际增长8.5%,住户存款余额年均名义增长22.8%。如果不GDP平均9.5%的增长速度,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社会财产积聚。

  记者:这些年来,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换挡,为什么还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?

  首先反映在外部环境上。当前,世界经济在分化中趋缓,美国经济增速回落,欧元区经济疲弱放缓,日本经济艰难前行,多数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。贸易保护主义盛行,贸易增速回落。根据WTO预计,2018年,世界货物贸易量增加3.9%,比上年回落0.8个百分点。近期,WTO下调2019年货物贸易增速0.3个百分点至3.7%。寰球股市债市异样稳定,金融市场危险积累。中美经贸磋商尚未完整结束。此外,地缘政治抵触不断,风险挑战增多。

  三是处理风险的风险有所回升。当前,我国财政金融风险隐患犹存。财政收入由增转降,非法金融活动风险仍在,信用违约事件增多,股票质押危险回升。由于金融市场是一个完全的系统,牵一发而动全身,因而,要避免监管政策叠加诱发风险事件,即所谓“处置风险的风险”。

  再次,物价走势温和。2018年,CPI比上年上涨2.1%,低于3%左右的预期目的;扣除食品跟能源价钱的核心CPI上涨1.9%,涨幅比上年回落0.3个百分点。PPI比上年上涨3.5%,涨幅比上年回落2.8个百分点。

  如何解决好前进中的问题?

  如何看待“变”与“忧”?

  2018年,我国GDP同比增长6.6%,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8.2%,铁路货运量同比增长9.1%,新增就业1361万人,不6%以上的增长,不可能有每年新增就业1300万人左右。

  盛来运:“忧”,主要是指宏观调控中两难多难问题增多。因为结构调整进入攻坚期,长期积累的结构性抵牾和新变更带来的周期性问题彼此交织,增加了经济下行压力和宏观调控难度。一是需求动力有所减弱,下行压力仍存。从投资看,近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虽略有回升,但2018年增速比上年回落1.3个百分点,处于历史低位。其中,基础设施投资增长3.8%,比上年大幅回落15.2个百分点。从消费看,市场销售有所回落,热点商品显明降温。2018年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上涨9.0%,增速比上年回落1.2个百分点。其中12月份增速为8.2%,为2003年6月份以来的次低增速。汽车、通信器材类商品零售额增速回落。

  2019年,咱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为引导,继续抓住并用好主要策略机遇期,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坚持新发展理念,坚持推进高品德发展,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保持深刻市场化改革,扩大高水平更开放,深化创新驱动,加快建设古代化经济体系,持续打好三大攻坚战,着力激发市场活力、须要潜力和内生能源,翻新跟完善宏观调控,进一步加大稳就业、稳金融、稳外贸、稳外资、稳投资、稳预期政策力度,提振市场信心,提高公民民众取得感、幸福感和保险感,坚持经济连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牢固。

  在“降”方面,2018年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3.88元,比上年减少0.2元。

  记者:我们也要看到,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。如何理解经济局势中的“变”?

  二是三大攻坚战上有“进”。风险防控成果初现。处所政府债权总体可控。截至2018年末,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.39万亿元,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76.6%,低于国际通行的100%―120%的警惕尺度。加上中心政府债务余额14.96万亿元,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为37%,低于欧盟60%的警戒线,也低于重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,在世界规模内处于较低水平。宏观杠杆率趋稳。2018年末,M2/GDP为202.9%,比上年下降3个百分点。微观杠杆率下降。2018年末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.5%,比上年下降0.5个百分点。

  记者:2018年,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进,“进”主要表当初哪些方面?

  记者:近年来,我国季度GDP增速的变革曲线大抵显现为一条水平的直线。有人质疑数据的实在性,甚至认为是统计局部做平了增速步调。你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记者:当前,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。我们如何有针对性地解决前进中的问题?

  盛来运:诚然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,现阶段经济存在较多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潜力和条件,经济不会失速,而是下有支撑。咱们要坚持定力,摇动信念,稳固预期,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,以断定性的转型升级应答不确定性的风险挑衅。

原标题: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局势――访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

  三是要加快技术立异。继续捉住并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,应用好倒逼机制推动核心产业发展上水平,尽快转变核心技术和关键范畴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。运用新技术新模式加快改革提升传统产业,提升传统产业国际竞争力。因势利导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,加大财政对基础研究的支持,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,树立创新决策容错机制。踊跃探索建破常识产权侵权处罚性抵偿制度。

  由此可见,只管我国结构调剂阵痛连续开释,但转型升级的大势未变,经济运行总体安稳,稳中有进。这份成绩单是来之不易的。

  盛来运:中国经济的“稳”,主要是指经济运行持续处在公平区间。

  为何说中国经济运行平稳?

  其次,就业形势总体稳定。2018年全年,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,连续6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,完成全年目标的123.7%。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4.8%―5.1%之间,实现了低于5.5%的预期目标。就业情势稳定向好,一是因为经济发展处于中高速阶段,经济增量持续扩展;二是三产在GDP中的占比超过二产,吸纳就业的才干更强;三是人口结构的变化特别是劳动力资源数量减少,在必定水平上促进了企业用工的稳定。

  此外,外贸外资好于预期。2018年,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305050亿元,首次超过30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9.7%;货物贸易顺差23303亿元,比上年收窄18.3%。服务商业较快发展,服务出口同比增长14.6%,是2011年以来的出口最高增速;进口同比增长10%。在全球跨境投资大幅下滑的背景下,我国实际应用外资1350亿美元,比上年增长3.0%。2018年末,国家外汇储备余额30727亿美元,连续2个月回升,国民币汇率基础稳定。

  二是房地产调控难度加大。2018年,我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长1.3%,增速持续5个月回落,土地购置面积和成交价款同比增速分辨比上年回落1.6个和31.4个百分点,其后续影响有待观察。

  记者:在你看来,变中有“忧”,集中体当初哪些方面?

  三是结构优化有“进”。工业构造方面,2018年,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比第二工业快1.8个百分点,占GDP的比重是52.2%,比上年提高0.3个百分点;对GDP增长的奉献率为59.7%。服务业进级发展,2018年前11个月,范畴以上科技服务业和高技巧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同比辨别增长15.0%和13.4%。工业加快向中高端迈进,2018年,高技能制造业增添值比上年增长11.7%,占规模以上产业的比重达到13.9%,装备制作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.1%,快于全部范围以上产业增速。需要结构方面,消费基本作用进一步牢固。2018年,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.2%,比上年进步18.6个百分点,比资本形成总额高出43.8个百分点。升级类消费表现活跃,服务花费占比提升,2018年,全国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8781元,比上年增长12.5%,占居民破费支出的比重44.2%,比上年晋升1.6个百分点。

  从实际上讲,经过8年左右的增速换挡,中国经济成功地由原来的高速挡切换到现阶段的中高速挡,增长速度向这个阶段的潜在增长率收敛,在服务业和消费分离成为供求两侧的主动力情况下,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显著提高,这是结构调解和转型升级的一定结果。

  一是要增强发展信心。我国仍然处于可能庸庸碌碌的主要策略机会期。我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正处于工业化、城镇化、信息化、农业古代化快速推动期,且地区发展不平衡。我国市场空间广阔,有近14亿人口的国内市场,领有寰球最完整的产业体系和世界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,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消费升级潜力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拓展发展新空间。我国有长期积累的雄厚物质基础,制造业规模位居世界首位,工业门类齐全。我国人力资源丰富,有9亿多劳动力人口,其中超过1.7亿受过高等教诲或占领专业技巧,每年毕业的大学生800多万人,劳能源优势仍然比较显著。此外,改革红利加速释放,翻新创业势头正盛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大家发六合高手网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